香港:数字丝绸之路超级枢纽

概要

这项顾问研究是由香港贸易发展局委托香港理工大学的3个研究中心,即大数据分析中心实验室、智慧城市实验室和尚乘金融科技中心组成的项目团队进行,旨在从宏观角度探讨香港在为全球建设数字经济的数字丝绸之路倡议中的优势和定位。

 

为全球建设数字经济

当前的数字化转型时代不是另一次互联网泡沫,而是一个为人类社会带来根本性改变的大趋势,说这是未来至为重要的议题也不为过。推出数字丝绸之路(Digital Silk Road)倡议的愿景正是为了引领这次历史性转变,从而改善整个世界。通过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连接、包容、无中介和共享的数字生态系统,数字丝绸之路应可减少贸易摩擦,提高效率,为全球经济的包容性增长作出巨大贡献。

 

数字丝绸之路倡议成功的先决条件

数字经济涉及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电缆网络、卫星导航和通信系统、5G电信和数字科技(如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

不少中资公司在这些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大有条件输出技术,为世界作出贡献,但是此举并非没有困难。中国在过去30至40年间高速增长,但是其社会环境、法律结构和企业文化不一定与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完全脗合,形成了妨碍交流的壁垒。在资金、人才、技术和信息的跨境流动方面,也可能出现摩擦。

数字丝绸之路取得成功的另一个条件是要制订法律、政策和贸易协议,找到数据跨境传输的方式。此举还涉及数据所有权、数据隐私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非常敏感的问题。

 

香港独特的角色和优势

香港在数字丝绸之路倡议中担当非常独特的角色。香港从转口港起家,长期以来善于充当中国内地与世界其他地区的桥梁。现在,香港可以继续发挥其超级联系人的作用,在数字丝绸之路这条数字高速公路上,把中国的数字科技带到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也可以协助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进军中国市场。在这情况下,香港大可成为数字丝绸之路的数字门户。

香港大有条件发挥上述作用。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实行简单低税制,自由贸易,资金自由流动,而且长年从事贸易和商业,培养出专注投入及灵活变通的创业精神。香港位处华南,靠近内地的制造和供应设施,以及庞大的内地市场。香港地理位置优越,位于亚洲中心,全球一半人口在5个小时内就可以飞抵香港,这有利于快速扩展商网和促进国际交流。

资金方面,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吸引不少国际资本前来投资,其中包括天使基金、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等。本港对初创企业和研发创新的资金支持非常多,政府也推出多项政策,创造有利于科技发展的环境。

人才方面,香港是国际城市,具有包容、开放的文化和专业精神,吸引全球人才前来工作和开展业务。

此外,在一国两制的架构下,香港处于独特位置,可促进中国与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数字科技交流。香港奉行全球商业广泛采用的普通法制度,拥有独立的司法机构、高素质的法律专业人士和高效的执法机制,为保护知识产权、隐私和商业合同权利等提供了可堪信赖的平台。

香港在数字丝绸之路倡议中的角色和优势,得到以太坊(Ethereum)创办人兼区块链专家Vitalik Buterin、 Feron Stablecoin创办人兼海外初创专才Dimitri Senchenko,以及这次研究访问的中国内地公司创办人或高级管理人员肯定。这些公司有专注量子科技的国盾量子、大数据服务供货商时代大数据、涉足金融科技的平安银行和凤凰金融、提供环境卫生信息方案的苏州伏泰信息科技、经营虚拟现实设备的深圳市掌网科技、开发软件的北京神州泰岳,以及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等。

 

大湾区的战略重要性和潜力

粤港澳大湾区对香港十分重要,也有助香港为数字丝绸之路倡议作出贡献, 可发挥至少3方面的作用。首先,市场需求是推动科技稳步发展的重要力量。大湾区市场规模大,对不同科技应用需求殷切,环境也佳。其次,中国许多先进技术和人才汇聚深圳和广州。香港公司,包括初创企业在内,可以利用大湾区的人才库来推动其数字化转型及业务发展。另一方面,香港可以协助输出这些世界领先的技术到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

第三,大湾区涉及不同的法律和课税制度、货币、海关等,这使政策执行、资金流动、人才交流和商业运作变得复杂。因此,大湾区可为相关监管机构提供一个大环境,共同制订政策和措施,以尽量减少这类跨界摩擦和障碍。从这个意义来看,大湾区可被视为一个解决跨境业务困难的巨大试验场,而在数字丝绸之路,这些困难的规模和范围可能大得多。

 

东盟 — 更大的市场和试验场

沿着数字丝绸之路,东盟国家理所当然是香港和中国内地的重点市场。与大湾区类似,东盟有助促进香港对数字丝绸之路倡议所作的贡献。东盟是香港扩展科技和金融科技业务的另一大市场,不仅为香港科技公司和初创企业提供大量商机,也使香港有不少机会把中国内地的科技带进东盟。一些来自东盟的受访者,例如新加坡莱佛士商业通的创办人和印尼领创智信的董事总经理均认同香港在这方面的潜力,但认为还需要做更多工作来加强区域合作。

另一方面,东盟可以被视为一个更大的试验场。大湾区依然属于单一政治体制,基本上处于相同的中国文化之下。东盟则复杂得多,涉及不同的政治和法律制度,各有不同的文化,并使用不同的货币。如果香港不仅能协助东盟国家克服地理和技术障碍,还可减少文化和社会政治障碍,那么将是朝着数字丝绸之路整体取得成功迈出重要一步。

 

香港的定位

根据香港的优势,这次研究指出香港有潜力进一步发展成数字丝绸之路数码大门的领域,供政策制订者和企业参考,详见下文。不过,应该强调的是,香港多年来取得的成功,是建基于香港企业灵活变通,能发现商机并迅速应变的能力,而非自上而下的具体指示。因此,这次研究提出的发展领域只属于一般建议,仅作参考之用。

 

  1. 云端数据中心/平台

世界各地每天产生大量数据,若经过妥善整理和编排,会有很大的利用价值。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开发的同态加密(homomorphic encryption)技术,是最新的保护机密和数据隐私技术,可在加密环境中完成计算,因而可以对加密数据进行数据分析。

香港应研究建立一个云端数据平台,鼓励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共享并使用数据。香港拥有众多优势,是设立数字丝绸之路云端中心的理想地点,不但能完全管控数据和信息,并能维护其完整性。此外,香港可以在数据标准方面与开放数据研究所(Open Data Institute)进行更多合作。虽然云端中心涉及巨额投资,但一个由政府支持(可以是政府所有或以公私营合作方式营运)的数字丝绸之路云端中心相当重要。

 

  1. 数字国际金融中心

毫无疑问,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可以吸引国际资金支持本港的初创公司和创新项目,也能为数字丝绸之路的数字基建招揽资本投资。然而,若要成为数字国际金融中心,至少有4个方面的问题需要解决。首先,数字国际金融中心本身应是金融科技中心,提供以金融科技为本的金融服务。其次,香港可以作为离岸人民币交收及结算中心,支持数字丝绸之路的在线及移动支付。第三,数字国际金融中心应该有一家交易所,买卖在数字化过程中产生的新一类资产,即数字资产。这也有助推动香港迈向「代币经济」。最后,香港作为数字丝绸之路的数字门户,有独特机会推出加密货币,支持数字丝绸之路的交易。

 

  1. 数字丝绸之路仲裁中心

香港采用普通法,司法制度独立,具有公信力,加上作为数字丝绸之路的数字门户,大有条件成为数字丝绸之路仲裁中心。数字科技本身将为仲裁过程带来改变。例如,电子仲裁和网上仲裁可能成事。然而,在数字丝绸之路国家的不同法律环境中,实施网上争议解决的标准存在困难。香港应迅速采取行动,确立规范,并创造可行的环境。

 

  1. 智慧转口港

香港是重要的转口港,拥有完善的物流基建和港口设施。顺理成章,香港应把目前已达世界级水平的港口转型为用先进数字科技强化起来的智慧港口,以提升海港和机场的货运处理能力和效率。利用区块链技术,为供应链融资,并尽量减少进出口贸易的大量文书工作,有助香港实现数字化转型,从传统的转口港发展为成熟的智慧转口港。

据此,香港应加强大湾区的超级连接网络,以及与其他邻近市场的联系,建立高效的物流及供应链,特别是在区内电子商务市场快速发展之际,支持与日俱增的「按需交付」要求。

 

  1. 智慧城市及智能经济

发展智慧城市是各地政府处理各种城市难题的重要目标。香港应发展为智慧城市,作为东盟和其他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示范。

 

香港要胜任数字丝绸之路门户的角色,应发展为四大要素俱备的智能经济。这些要素包括市场、资本、政策和人才。香港是大湾区的一部分,并且与东盟和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建立了联系,大有机会开拓这个庞大的市场。香港拥有便利营商和有效率的行政架构,也有适当的政策和环境支持本港持续发展。香港是个国际文化荟萃的城市,拥有多家世界级研究型大学,有利于培养、罗致和留住本地及国际的人才和企业家。

要强调的是,香港需要的人才不仅仅是技术人才,还要有具创业思维能力的人才,他们能识别可予利用的商业环境和机会,并带领一批技术专家应用数字科技,推动业务转型和发展。香港中小型企业以灵活变通、善于应对环境转变见称。他们留意并积极参与数字科技的发展,在香港转型为智能数字化经济,以及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各国中小企迈向数字化的进程里,可以作出重要的贡献。

在这次研究中受访的链知是个面向全球的数字平台,协助客户联系有关专家并获取他们的建议和意见;Intria则是一家旅游科技顾问服务和解决方案供应商。从这两个例子可见,在香港本土成长的公司可以为数字丝绸之路倡议作出贡献。

 

香港面临的挑战

数字丝绸之路倡议为香港带来机遇,也带来挑战和困难,包括来自区内其他城市的竞争。不过,最大的障碍或许就是宏观环境。

香港来说,至关重要的本地宏观环境就是一国两制的架构。这个体制对香港把握数字丝绸之路的机遇并取得成功非常重要。关键不在于香港认为自己在维护这个体制方面做得多好,而是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世界各地认为香港做得有多好。因此,加强一国两制的公信力和各界对这个制度的信心至关重要。

对数字丝绸之路倡议不利的全球宏观环境因素是「去全球化」,特别是中美关系紧张,以致有些人认为两国会各走各路,可能形成两种互相竞争的科技体系,即中国科技体系与美国科技体系。如果数字世界一分为二,无论哪种体系居主导地位,对全球发展都会极为不利。数字丝绸之路倡议应以协助形成可促进通用科技体系发展的生态系统为目标。两个科技体系可以互补,香港应对此和对世界作出贡献。

其中一位受访者智慧城市专家邓淑明博士指出,「竞合」有助健康发展。通过合作竞争,竞争各方都可获益。事实上,数字科技的发展和应用一日千里。没有人可以拥有一切,只着眼于竞争只会导致保护主义抬头,使全球数字经济萎缩。真正的合作有助于发展每个人都能获益的生态系统。归根究柢,数字丝绸之路倡议的愿景,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结论

数字丝绸之路要取得成功,需要有科技基础设施,以及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可以互惠互利的上层建筑。由于香港与内地和数字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已建立紧密的联系和公信力,香港可发挥超级联系人和数字丝绸之路数字门户的独特作用。香港应利用这种独特优势,把握千载难逢的机会,为全球数字化转型时代作出贡献。如果香港做得对,应可从根本转型,实现量变,走向「智能经济」的全新经济增长道路。

 

按此浏览完整报告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