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魯吉亞:自由貿易夥伴

2018年08月07日

格魯吉亞是香港新的貿易夥伴,潛力巨大。該國大力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經濟開放,便利營商,加上位於歐亞大陸高加索地區中部,擁有地利,可為港商帶來大量商機。格魯吉亞人口約370萬,位於中國與歐洲的交匯處,並已簽署多項自由貿易協定,包括中國內地和香港在內,在貿易和投資方面大有發展潛力。

格魯吉亞正推行多項改革,包括更著重開明管治、改善營商環境,以及推行雄心勃勃的基建計劃,對外商的吸引力日增。基建方面,多項重大投資項目已獲批准,其中包括投資額達25億美元的阿納克利亞(Anaklia)深水港和經濟特區、巴庫(Baku)-第比利斯(Tbilisi)-卡爾斯(Kars)鐵路,以及正在進行的鐵路軌道現代化工程。總而言之,這些項目不僅是格魯吉亞加強國際聯繫的重要一步,而且還在該國從簡單的轉運樞紐發展成為真正的區域物流和工業中心方面發揮關鍵作用。當然,在這項宏大的資本密集轉型過程中,香港投資者和專業服務供應商應可扮演重要的促進角色。

歐洲和中亞的領先改革者

格魯吉亞北鄰俄羅斯,西臨黑海,南接土耳其、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是高加索地區領先的改革者和重要的新興市場。據世界銀行統計,過去15年該國實施了47項便利營商的改革措施,排名超過歐洲和中亞國家。

由於格魯吉亞推行上述改革措施,現時所有納稅程序和清關手續都按照統一的稅法在網上進行,大大減少新企業註冊所需的時間和程序,從2003年的25天和9項程序,減少到現在只需兩天和兩項程序。

2005年的稅法修訂尤為重要,改變了格魯吉亞的財政狀況。該國徵收的稅種從2004年的21個減少到6個簡單的單一稅率稅種。以向公民徵稅而言,該國稅率之低一度在全球排第四位,僅次於卡塔爾、阿聯酋和香港。現時,格魯吉亞政府若要開徵新稅或提高現行稅率,根據憲法必須舉行公民投票。

表:格魯吉亞的稅種
表:格魯吉亞的稅種

格魯吉亞現有4個自由工業區(free industrial zone)和兩個自由旅遊區(free tourism zone),均已豁免大部分稅項,而該國政府還在2017年實施一種以增長主導的企業所得稅新模式,讓企業推遲或延期納稅,直到實際分配利潤時才繳交稅款,以鼓勵企業將利潤再投資到現有及/或新的業務活動中。

格魯吉亞憑藉改革取得佳績,為經濟持續發展奠定堅實基礎。在截至2017年為止的20年間,該國平均經濟增長超過5%,增速遠遠高於俄羅斯、烏克蘭、白羅斯和吉爾吉斯等獨立國家聯合體成員。

自由貿易的堅定支持者

格魯吉亞除農業外缺乏自然資源,但由於地理位置優越,已發展為一個以轉運為重的經濟體,所處理的貨流實際上高達60%屬轉運。這與俄羅斯和亞美尼亞等高加索鄰國形成鮮明對比,因為這兩個國家都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如石油和天然氣、鐵、銅、鉬、鉛、鋅、金、銀、銻、鋁,以及其他稀有金屬。

為促進貿易並加強其作為轉運樞紐的作用,格魯吉亞大力支持自由貿易,並已建立廣泛的自由貿易協定網絡。該國已與大多數主要貿易夥伴簽署協定,包括歐盟和獨聯體各國、歐洲自由貿易聯盟成員、土耳其、中國內地和香港。格魯吉亞除可在上述多項自由貿易協定下不受限制地進入總人口達23億的市場外,約3,400種產品也獲加拿大、日本和美國給予普惠制優惠待遇。

格魯吉亞一直支持「一帶一路」倡議,其中歷史性一步是於2017年5月與中國內地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並於2018年1月1日生效。中格自貿協定不僅是中國與歐亞地區國家簽署的首個自由貿易協定,也是自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首個由中國推動的自由貿易協定。

根據中格自貿協定,從2018年1月1日起,格魯吉亞對96.5%的中國內地產品實施零關稅,佔從內地進口總額的99.6%。此外,內地對93.9%的格魯吉亞產品實施零關稅,佔從格魯吉亞進口總額的93.8%,其中90.9%的產品類型(佔進口總額的42.7%)立即實施零關稅,其餘3%的產品類型(佔進口總額的51.1%)則在5年內逐步撤銷關稅。

同樣,香港與格魯吉亞於2018年6月28日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預定在完成必要程序後於年底前生效。港格自由貿易協定共有18章,涵蓋範圍全面,包括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爭端解決機制及其他相關範疇。在協定生效後,格魯吉亞將撤銷所有香港原產貨品的進口關稅,但有3.4%的關稅稅目除外,均為格魯吉亞國內敏感貨品,主要有農產品(如水果和堅果及其製品),以及飲料和烈酒。

除貨物貿易外,中格和港格自由貿易協定都有專為服務貿易而設的章節,簽署雙方將根據本身的世貿承諾向對方進一步開放市場,並在環境和貿易、競爭、知識產權、投資和電子商貿等多個領域達成廣泛共識。

兩項自由貿易協定將為有意開拓格魯吉亞市場的香港和內地企業帶來法律確定性及更佳的市場准入條件,同時提供機會,以該國為門戶打進「一帶一路」所涵蓋的高加索地區,並加強香港、中國內地、格魯吉亞和大歐亞地區之間的貿易和投資流動。

美酒時裝擴大出口

格魯吉亞有不少出口行業可從新的自由貿易協定受惠,其中包括葡萄酒、食品和時裝等。該國釀酒的歷史長達8,000年,擁有525個本土葡萄品種,如Kristel、Mtsvane和Saperavi,在前蘇聯加盟國非常受歡迎,不過對許多亞洲飲家來說卻很新鮮。格魯吉亞葡萄酒已成為中國葡萄酒市場的後起之秀,自2008年以來出口大幅增長[1]。去年,內地購入760萬瓶格魯吉亞葡萄酒,成為該國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場,僅次於俄羅斯和烏克蘭。

圖表:格魯吉亞葡萄酒出口
圖表:格魯吉亞葡萄酒出口

格魯吉亞酒莊憑藉在中國內地取得的佳績,銳意在蓬勃的亞洲市場尋找新的增長機會。有些酒莊在格魯吉亞國家葡萄酒局支持下,積極參加葡萄酒展覽會,舉辦品酒活動,並在區內委任代理商/經銷商。除出口外,格魯吉亞國家葡萄酒局也大力向亞洲投資者推廣該國與葡萄酒有關的投資機會。

格魯吉亞國家葡萄酒局營銷和公共關係部負責人Irakli Cholobargia表示:「雖然格魯吉亞有超過500家公司生產葡萄酒,但全國525個本土葡萄品種中只有約25種在業內廣泛使用。這個行業有很大成長空間,也為外商提供眾多投資機會。」

香港對葡萄酒實施零關稅,並已撤銷與葡萄酒稅有關的清關/行政管制措施,而且在葡萄酒貿易和推廣方面保持中立態度,受到廣泛認可,得以成為格魯吉亞葡萄酒在亞洲的現成貿易和分銷中心。香港還可以為格魯吉亞酒莊提供理想平台,以便接觸潛在的亞洲投資者。在全球葡萄酒投資市場,亞洲投資者是主要推動力,他們對美酒以至葡萄園和酒莊的興趣正不斷增長。

格魯吉亞擁有22種微氣候,從清涼乾燥到溫暖潮濕等,除葡萄酒聞名外,該國在前蘇聯時代就被視為優質食品供應地。如今,格魯吉亞的新鮮水果和蔬菜在獨聯體地區仍公認為健康優質食品。此外,該國的傳統美食,如香腸狀的churchkhela[2]甜點和Borjomi蘇打礦泉水等,也受到世界各地日益注重健康的消費者注目。

香港素有亞洲美食之都的美譽,約有14,000家餐廳,提供來自中國各地、亞洲其他地區以至全球的美食,可以成為格魯吉亞食品公司進軍亞洲的良好展示場。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港商十分瞭解內地消費者的口味,可以幫助格魯吉亞食品出口商展示其農產品的特色,以便用於亞洲烹飪上,與亞洲食材互相配搭,增添風味。

相片:格魯吉亞的新鮮農產品在中歐和東歐很受歡迎,尤以前蘇聯加盟國為然。
格魯吉亞的新鮮農產品在中歐和東歐很受歡迎,尤以前蘇聯加盟國為然。
相片:格魯吉亞的新鮮農產品在中歐和東歐很受歡迎,尤以前蘇聯加盟國為然。
格魯吉亞的新鮮農產品在中歐和東歐很受歡迎,尤以前蘇聯加盟國為然。
相片:香腸狀的churchkhela是格魯吉亞的國家甜點。
香腸狀的churchkhela是格魯吉亞的國家甜點。
相片:香腸狀的churchkhela是格魯吉亞的國家甜點。
香腸狀的churchkhela是格魯吉亞的國家甜點。
相片:Avtandil是格魯吉亞著名的設計師時裝品牌,與全球150多家商店建立了合作關係。
Avtandil是格魯吉亞著名的設計師時裝品牌,與全球150多家商店建立了合作關係。
相片:Avtandil是格魯吉亞著名的設計師時裝品牌,與全球150多家商店建立了合作關係。
Avtandil是格魯吉亞著名的設計師時裝品牌,與全球150多家商店建立了合作關係。
相片:Rosebud是格魯吉亞的初創襪子品牌,原本是buyers.ge一家網上商店,現已擴充發展,在多家商場設店。
Rosebud是格魯吉亞的初創襪子品牌,原本是buyers.ge一家網上商店,現已擴充發展,在多家商場設店。
相片:Rosebud是格魯吉亞的初創襪子品牌,原本是buyers.ge一家網上商店,現已擴充發展,在多家商場設店。
Rosebud是格魯吉亞的初創襪子品牌,原本是buyers.ge一家網上商店,現已擴充發展,在多家商場設店。

格魯吉亞政府積極推動使用現代設計來傳達該國的核心價值,例如政務開誠布公等,因此除農業經營外,時裝等設計行業也蓬勃發展。與此同時,該國消費者也越來越追求時尚,尤以年輕一代為然。究其原因,主要是受到收入增加所推動,也是對前蘇聯時代穿著刻板的一種反抗。

由於消費者更願意在時裝上花錢,也有更大經濟能力,因此Avtandil和Rosebud等眾多設計師品牌紛紛冒起,在國內和國際市場都有不少人捧場。這些品牌產量不多,通常只在網上銷售,或者通過西歐(包括米蘭和巴黎)的時裝店和展廳來接觸亞洲的時裝愛好者。因此,香港時裝商可以把握機會,爭取這些嶄露頭角的時裝品牌成為客戶,為他們提供亞洲各地的廣泛業內知識和分銷網絡。

中資在格魯吉亞的貿易和投資日增

由於地理位置和歷史的關係,獨聯體成員國、歐盟各國和土耳其是格魯吉亞的主要貿易夥伴。2017年,這些貿易夥伴佔該國貿易總額75%。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中資企業在格魯吉亞不斷增多,迅速進佔一席位置,令內地成為該國在亞洲的最大貿易夥伴。

去年,中國內地是格魯吉亞第五大出口市場和第三大進口來源地,佔該國出口總額的7.6%和進口總額的9.2%。2017年,香港銷往格魯吉亞的貨品總額為1.03億美元,而購自該國的貨品總額只有630萬美元,分別佔該國進口總額的0.2%和出口總額的1.3%。

表:2017年格魯吉亞對外貿易模式
表:2017年格魯吉亞對外貿易模式

中國內地與格魯吉亞的貿易不斷增長,在該國的投資亦然。與貿易一樣,歐盟和獨聯體在格魯吉亞的投資佔主導地位,不過估計中國內地已成為該國第五大外商投資來源地,投資存量從2015年的5.9億美元增至2017年的6.56億美元。去年,流入格魯吉亞的外商直接投資總額為19億美元,其中估計有約5,190萬美元來自中國,佔總額的2.8%。

圖表:格魯吉亞的外商直接投資
圖表:格魯吉亞的外商直接投資

中國投資者在格魯吉亞的投資組合相當多元化,在很大程度上與該國的經濟實力脗合。投資涉及許多不同領域,如基礎設施發展、工程承包、項目承包、貿易、銀行和金融、酒店和房地產、電訊、森林資源開發、建築材料加工、製造業、再生能源和礦產開採。

中國在格魯吉亞的主要投資者有新疆華凌工貿(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華信能源、四川省電力進出口公司、中國國家電網國際發展有限公司、中國水電建設集團、中國二十冶建設有限公司、華為技術、中興通訊和滿洲里合元經貿有限責任公司。

舉例來說,新疆華凌集團是格魯吉亞最大的中國投資者,已推進8個項目,其中包括在首都第比利斯的標誌性房地產開發項目。該項住宅和商業綜合項目由青奧村改建,包括華凌第比利斯海新城、華凌第比利斯海商貿廣場、第比利斯華凌帕佛倫斯大飯店,擁有大量倉儲、零售、批發等設施,並有接待會展和獎勵旅遊的能力。

相片:中國華凌集團從2007年起在格魯吉亞投資,是該國最大的外國投資者之一。
中國華凌集團從2007年起在格魯吉亞投資,是該國最大的外國投資者之一。
資料來源:華凌集團
相片:中國華凌集團從2007年起在格魯吉亞投資,是該國最大的外國投資者之一。
中國華凌集團從2007年起在格魯吉亞投資,是該國最大的外國投資者之一。
資料來源:華凌集團

華凌還持有庫塔伊稀自由工業園(Kutaisi Free Industrial Zone)股權,加強對格魯吉亞製造業的投資,此舉與該國從物流交匯處轉型為工業中心的願景一致。此外,華信能源最近在黑海東部沿岸投資建設波季(Poti)自由工業園,旨在為中國商品和服務進入歐洲和中亞建立一個出口樞紐。在格魯吉亞的4個自由工業園中,中國投資者對其中兩個的未來發展至關重要,也是該國發揮工業潛力的重要夥伴。

圖片:格魯吉亞的自由工業園
圖片:格魯吉亞的自由工業園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投資者對格魯吉亞銀行及金融業的參與日增。例子之一是華凌於2012年收購貝西斯(Basis)銀行,以擴大中國與格魯吉亞之間的人民幣跨境結算業務。此舉可促進雙邊貿易和投資,成為中國民營企業在國外收購商業銀行的重要案例之一。

據報道,中國華信計劃與格魯吉亞政府共同設立格魯吉亞開發銀行,促進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服務和跨境人民幣結算。同時,該公司也與格魯吉亞國家主權基金合作,設立格魯吉亞建設基金,投資於涉及道路、電力、電訊等基礎設施項目的金融服務。

中國投資者對格魯吉亞的策略性基礎設施項目也感興趣,其中包括水電站和正在進行的鐵路現代化項目。中鐵二十三局集團等數家中國投資者和承建商在該國參與多個重要項目,表現備受讚賞,使中國投資者大有優勢參與該國未來的基建發展。

格魯吉亞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合作夥伴。該國位於中國與歐洲之間最短的陸路通道上,也是從東南亞及中國經中亞和裏海通往歐洲的跨裏海國際運輸通道(Trans-Caspian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Route,簡稱TITR,又稱中間走廊)的重要組成部分。2017年10月,巴庫-第比利斯-卡爾斯(Baku-Tbilisi-Kar,簡稱BTK)鐵路開通,格魯吉亞作為物流樞紐的策略性作用得到進一步加強。BTK鐵路從阿塞拜疆的裏海作起點,通過第比利斯和土耳其東部,連接土耳其和歐洲的鐵路系統。

圖片:跨裏海國際運輸通道(TITR)
圖片:跨裏海國際運輸通道(TITR)
相片:阿納克利亞深水港和經濟特區項目標誌著格魯吉亞開始轉型為區域物流和工業樞紐。
阿納克利亞深水港和經濟特區項目標誌著格魯吉亞開始轉型為區域物流和工業樞紐。
資料來源:阿納克利亞發展集團
相片:阿納克利亞深水港和經濟特區項目標誌著格魯吉亞開始轉型為區域物流和工業樞紐。
阿納克利亞深水港和經濟特區項目標誌著格魯吉亞開始轉型為區域物流和工業樞紐。
資料來源:阿納克利亞發展集團

現時,從中國西北地區出發的貨運列車,只需8天就可到達格魯吉亞的黑海沿岸,而海運則需時長達45天。不過,要實現2018年接受250多列貨運列車並充分利用BTK鐵路的目標,該國必須進一步推進當地公路和鐵路的改善工程,以便更好地將國內鐵路網和工業設施與BTK鐵路連接起來。目前該鐵路每年可運送旅客100萬人次,貨物500萬公噸,運載力更可擴展至300萬人次旅客和1,700萬公噸貨物。

阿納克利亞(Anaklia)深水港和經濟特區的投資額逹25億美元,高踞格魯吉亞重點項目清單之首。這是該國第一個深水港,也是歷來規模最大的海運基建,標誌著該國開始從轉運經濟轉變為區域物流和工業樞紐,能夠處理來自亞洲和歐洲的巴拿馬型和超巴拿馬型船舶。

在為期52年的建設-擁有-移交(BOT)特許權協議下,格魯吉亞政府承諾投入1.2億美元,用於建設和發展連接該港口與區內其他地方的鐵路和公路,幫助建立一條從亞洲到歐洲的新海上走廊。預料在2020年前該港口將開始靠泊船舶,開闢通往高加索、裏海和中亞等內陸地區的新商路,提供急需[3]的基礎設施,支持區域經濟和貿易發展。

阿納克利亞經濟特區靠近港口,初期土地面積為400公頃,可擴大至2,000公頃,規模可與城市媲美。該經濟特區將率先推動輕工製造和裝配、物流、倉儲、配送中心、零售和其他服務業的發展,不僅突出綠色和智慧城市的概念,還享有特殊地位,可提供更有利的監管環境和稅制(例如英國普通法、國際仲裁、知識產權法等)。

阿納克利亞深水港和經濟特區項目要點

阿納克利亞深水港口阿納克利亞市和經濟特區
以建設-擁有-移交(BOT)方式發展,特許權為期52年經濟特區毗鄰深水港
港口開發面積340公頃初期項目土地面積400公頃,可擴大到2,000公頃,屬城市規模項目
港口水深16米專注輕工製造、物流、倉儲、製造和裝配、配送中心、零售和其他基本業務
到2030年達到1,400萬公噸(一期和二期)訂立新法例,為阿納克利亞市和經濟特區的發展提供監管基礎
可靠泊運載量達10,000個標準貨櫃的船舶綠色和智慧城市概念,從一開始就重視城市和空間規劃
在各期發展完成後,年處理量達1億公噸
分9期發展,總成本估計為25億美元

資料來源:阿納克利亞發展集團

阿納克利亞深水港和經濟特區分9期發展,是一個跨越50多年的長期項目,勢必成為矚目焦點。今後多年,無論是有意搬遷廠房和發掘區域分銷機會的國際企業,還是希望在格魯吉亞尋找有利可圖的投資機會和合作關係的投資者,都會把目光投向這個項目。

為接觸亞洲及「一帶一路」其他相關地區的潛在投資者,阿納克利亞發展集團(Anaklia Development Consortium)參加了在香港舉行的「2018年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在論壇舉行期間,格魯吉亞與香港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並向來自55個國家和地區的5,000名投資者、項目營運商和服務供應商推廣阿納克利亞深水港和經濟特區項目。


[1] 據Meiburg Wine Media的資料,自2008年以來,格魯吉亞對中國出口的葡萄酒年增長率超過100%。

[2] Churchkhela由天然葡萄汁和各種堅果製成。

[3] 預料格魯吉亞現有港口的處理能力將在5年內達到上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