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炼油化工项目有助文莱重振经济

2018年06月22日

文莱正面对国际油价低企以及国内天然气和石油储量锐减的困局。中国企业投资150亿美元在文莱建设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对重振文莱经济应可发挥重要作用。

照片: 桥梁建设:中国与文莱合力建设大摩拉岛炼油化工项目。(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桥梁建设:中国与文莱合力建设大摩拉岛炼油化工项目。
照片: 桥梁建设:中国与文莱合力建设大摩拉岛炼油化工项目。(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桥梁建设:中国与文莱合力建设大摩拉岛炼油化工项目。

据报道,全长2.7公里,连接文莱首都斯里巴加湾(Bandar Seri Begawan)与大摩拉岛(Pulau Muara Besar)的大桥已于上月底建成,标志着该国首个「一带一路」项目顺利完工。这座大桥只是上述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的一部分,日后,大摩拉岛将发展成为区内一个主要的炼油石化中心。

 

这个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投资额达150亿美元,预计完成后可提供多达1万个就业机会,有助文莱经济摆脱多年来依赖原油和天然气出口的状况。大桥工程由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负责,该公司总部设于北京,是大型土木工程集团中国交通建设的附属公司。厂区由总部设在杭州的浙江恒逸集团负责建设,该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纺织原材料供应商之一。根据恒逸与文莱政府达成的协议,前者将斥资34亿美元建设厂区,并在明年底投产后负责日常营运。

 

另一家专营石化系统的中国公司兰州兰石重型装备,承建该炼油化工项目的主要生产装置,包括年产150万吨的芳烃装置和年产220万吨的加氢裂化装置。

 

该炼油化工项目是中国企业在境外投资建造的最大型私营设施,也是迄今为止文莱最大规模的外商投资项目。设施建成后,每天可处理16万桶原油,并为恒逸提供生产对苯二甲酸的原料。对苯二甲酸是生产聚酯所需的中间材料。预期该设施日后也能生产足够水平的燃料,使文莱能与区内占主导地位的石油中心新加坡竞争。

 

恒逸石化为该项目融资,于今年3月成为第一家发行「一带一路」公司债券的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筹集7,900万美元。「一带一路」公司债券是中国证监会最新批准的金融工具。显然,该公司需要更多资金来推进项目。

 

今年初,该公司宣布将进行大摩拉岛项目二期开发,投资约120亿美元,炼油能力将增加到每天28万桶,并兴建年产150万吨乙烯和200万吨对二甲苯(PX)的装置。

 

该项目规模甚大,对文莱经济相当重要。文莱的人均收入在东盟地区排第二位,仅次于新加坡,但近年油价低企,令文莱经济显著收缩,失业率上升。文莱经济连续4年下跌,去年才略为回升,估计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但仍远低于许多东盟国家。

长期以来,石油和天然气是文莱的经济命脉,预料储量将在20年内耗尽,是另一大问题。有鉴于此,不少国际石化公司已取消在该国进一步投资的计划。

大摩拉岛项目有助文莱从日渐萎缩的油气储量中尽量获取利润,以及培育具备相关能力和专业知识的人员,为在更广泛区域陆续开发的油气田提供服务。

然而,有些金融机构似乎不愿继续花费时间以观察文莱能否重振经济。例如,花旗银行(Citibank)在文莱营业41年后,于2014年关闭当地分行,撤出该国。一年后,汇丰银行也步花旗后尘,结束文莱业务。2016年,中国银行却逆水行舟,在文莱开设首家分行。鉴于最近的事态发展,以及对该国经济前景的最新预测,中银当年的举措绝非轻率决定。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公布的《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经济展望》,文莱经济可望在2019年增长8%,其后几年保持平均5%的增速。该报告指出,大摩拉岛项目即将完成,是该国恢复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

文莱正致力重振经济,参与「一带一路」倡议显然符合其利益,中国与这个贸易伙伴也可以互惠互利。早在2014年,两国已承诺共同打造文莱—广西经济走廊,发展双边贸易,特别是在清真产品、旅游和航运等方面。近年,文莱—广西经济走廊已纳入为「一带一路」倡议项目。

照片: 文莱能否借助「一带一路」解决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几近耗尽的危机?
文莱能否借助「一带一路」解决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几近耗尽的危机?
照片: 文莱能否借助「一带一路」解决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几近耗尽的危机?
文莱能否借助「一带一路」解决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几近耗尽的危机?

文莱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重要性,还在于该国位于东盟东部增长区(BIMP-EAGA,覆盖文莱、印尼、马来西亚及菲律宾)中心的优势。随着该地区日渐繁荣,「一带一路」倡议应有助文莱重新担起贸易中心的传统角色,有利中国实现促进国际贸易的愿望。

谈到政治现实,中国与文莱均声称拥有南通礁(Louisa Reef)的主权。南通礁全长370公里,是南海其中一个备受争议的区域。如今两国加强经贸合作,或有助双方日后共同开发南通礁的潜在经济利益,令这个区域不再是双方关系趋于紧张的根源。

特约记者 Marilyn Balcita 斯里巴加湾报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