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一帶一路」重點港口動工在望

2018年12月13日

中國及緬甸雙方代表終於就皎漂港首期工程的融資安排達成共識,項目動工之日再非遙不可及。

照片: 皎漂深水港可為中緬兩國創造雙贏局面,卻因合同爭拗遲遲未能動工。
皎漂深水港可為中緬兩國創造雙贏局面,卻因合同爭拗遲遲未能動工。
照片: 皎漂深水港可為中緬兩國創造雙贏局面,卻因合同爭拗遲遲未能動工。
皎漂深水港可為中緬兩國創造雙贏局面,卻因合同爭拗遲遲未能動工。

緬甸的皎漂(Kyaukphyu)深水港是「一帶一路」重點項目,經過長達兩年的談判後,上月初終於取得重大進展。總部位於北京的中信集團承諾出資13億美元,承擔項目一期發展工程的成本。

中信與皎漂經濟特區管理委員會代表達成上述協議,可謂邁進了一大步,掃清不少障礙,有助推動工程盡快動工。皎漂港除了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信在緬甸的首項巨額投資,對該公司意義深遠。

皎漂港位於緬甸西部沿海的若開邦(Rakhine),落成後將與位於巴基斯坦瓜達爾(Gwadar)、孟加拉吉大港(Chittagong)和斯里蘭卡漢班托塔(Hambantota)的港口看齊,成為區內獲「一帶一路」資金投資發展的四大航運貨物處理設施。皎漂港地理位置優越,是連接中國西部的理想門戶,同時也可作為孟加拉、印度、中東和東非之間的貨物往來樞紐。

此外,在皎漂港啟用後,很多運往中國的貨物便不用再繞過馬來半島,然後取道南海,送至華東及華南的港口。目前,中國已在營運兩條連接皎漂與雲南省省會昆明的石油和天然氣管道,新港口設施在物流方面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從緬甸的角度來看,皎漂港可望令該國蓬勃發展的經濟更上一層樓。緬甸現在是亞洲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雖然基數較低,不過2018年增長率預料可達6.8%。一般估計,皎漂港在正式啟用前便可為緬甸經濟帶來重大貢獻。該項目將為當地創造10萬個新職位,而中信也承諾會聘請緬甸籍員工出任90%管理職位。

皎漂港項目明顯對中緬兩國都有莫大裨益,但先前的發展進度卻一直停滯不前,或許會令人感到費解。事實上,該項目的延誤源於發展方案問題處處,不少至今仍未解決。

迄今為止,成本是發展皎漂港的最大問題。根據原先估算,該港口的重建總成本高達75億美元左右,巨額造價自然令中信卻步。為解決這個特別棘手的問題,雙方最終達成折衷方案,把該項目分為4期,讓中信較易撥款。

同樣,中緬代表也同意改變原來的發展計劃,不再同時開發整個地區,而是以循序漸進的方式進行。項目首先會興建規模略為縮小的碼頭,而鄰近的馬德島(Made)及蘭里島(Ramree)碼頭工程則無限期擱置。

除了預算外,另一個分歧甚大的問題是控股權。按照原先設想,中信在項目建成後將持有85%股權,餘下15%則屬緬甸國有。其後緬甸政府更迭,出於政治考量,中信將擬定持股比例調低至70%。這樣,緬甸政府日後便可將項目的15%股權出售予當地私營企業,同時保留另外15%。有消息指,當地已有約50家企業表示有意參與項目。

雖然上述兩個問題都有進展,但中信在破土動工之前,仍要解決多個合同問題,除了涉及港口本身外,也涉及整體發展計劃中的相鄰工業園區。中信及緬甸當局要為各個問題簽訂獨立的投資、股權和租賃協議,也要就港口營運達成特許經營協議。鑒於項目牽涉甚廣,雙方必須敲定每一細節,才能就各方面取得最終共識。因此,皎漂港恐怕還要過一段時間,才會迎來第一艘中國超級油輪。

特約記者 Geoff de Freitas 奈比多報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