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未來趨勢

2018年07月10日

西班牙對外銀行亞洲首席經濟學家夏樂

中國內地對外直接投資的強勁勢頭在去年遭受重創。2016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非金融投資)增長率達到了49.3%。

然而,監管當局去年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控制資本外流。去年8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規範了對境外直接投資的監管,並將對外投資劃分成三個組別:受鼓勵的投資、限制性的投資 和禁止性的投資。

受鼓勵的投資組別包括對國家的發展和經濟增長有重要意義的領域,例如與「一帶一路」相關的基礎建設投資、高科技投資、先進製造業及研發投資等;受限制的投資組別包括對房地產、體育、酒店、娛樂及電影業的投資;而禁止的投資組別則包括賭博和色情行業。

監管當局對海外直接投資的收緊措施證實是有效的。自2017年8月起,中國在房地產、體育和娛樂領域再也沒有錄得對外投資。與此同時,對大宗商品和能源行業的對外直接投資比例則開始上升。2017年,這些領域共佔整體對外直接投資的49.4%,遠超2016年的29%。

儘管去年對外直接投資全面下降,當局仍然繼續強調他們對發展「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決心。因此,內地去年對65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總額仍然跟2016年持平,而對「一帶一路」國家投資的所佔比率亦從2016年的8%上升至2017年的12%。

當局對海外投資的選擇性限制措施,導致國有企業的對外直接投資超出了私營企業,因為前者的海外投資項目大多與政府偏好的「一帶一路」投資相關。此外,他們在國際建築項目中也獨具優勢,有更多機會作出建築相關的投資。

然而,這些國有企業的對外直接投資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國有銀行資金的支持,這引起了國際社會對公平競爭環境的關注。

展望未來,中國內地的對外直接投資機遇與挑戰並存。值得鼓舞的是,儘管全球民粹主義抬頭,惟很多國家對境外投資的態度在過去兩年持續改善。我們的研究發現,與2015年相比,海外媒體對中國投資境外基建的情緒在2017年有所提升。

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機遇同樣存在於政府主導的項目。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成立了價值400億美元的「絲路基金」,以促進基建投資。此外,北京以500億美元的資金分別創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和新金磚國家開發銀行。

2015年,國家也設立了中拉合作基金和中拉產能合作基金,以促進與拉美國家的合作。隨著經濟合作和基礎建設融資與日俱增,中國對這些地區的對外直接投資將會顯著增加。因此,拉美國家將得到更多的中國對外直接投資,今後也將出現更多的雙邊借貸和投資項目。

然而,中國對外投資也面對內外挑戰。近年,日益升溫的反全球化運動令國際大環境增添不確定因素。美國已多次表示對中國利用對外直接投資獲取技術的行為不滿。歐盟也發布了審查外資的新框架,避免外資在某些敏感行業進行敵意收購。該框架目前獲得法國、德國和意大利的支持。隨著中國在商業、政治和社會方面的影響力日益增加,澳洲近期也表示將收緊電力設施和農業土地領域的外國直接投資。

儘管全球環境動盪不穩,中國企業的對外直接投資長遠仍會有所增長。這是因為當局正不斷推進「一帶一路」項目,同時也支持中國企業對外收購先進技術和戰略性資產。另外,基於中國內地與金磚國家的合作日趨頻繁,預期雙方的投資和貿易聯繫也將不斷加強,而國家的眾多產業也將受惠。這些政府倡導的措施將有助促進中國與其他國家的經濟合作,並擴大中國商品和服務的海外市場,為中國企業創造更多商機。

在貼息融資的支持下,工程與建築、設計、鐵路信號系統與機車車輛、鋼鐵機械、航太及防禦等領域將於短期內得益。從中長期來看,我們認為港口運營、鐵路和其他的公共設施將會從中國內地與「一帶一路」國家的雙邊投資中獲益。此外,礦業、運輸基礎設施、製造和信息傳訊等領域也會受惠。

內地對外投資的領域將從房地產、酒店和娛樂行業轉向基礎設施領域,並繼續由國有企業支配。中期來說,由政府主導的「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等計劃不僅可推動基建相關投資,而且促進雙邊貿易的發展。這些舉措也將增加人民幣在基建項目和貿易投資中的使用,從而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原文刊載於香港總商會《工商月刊》2018年4月號,請按此閱覽原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