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對「一帶一路」的立場左右搖擺

2018年04月10日

《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助理編輯彼得·比特內爾

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為鞏固其亞洲政治遺產而付出的最大努力就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該自由貿易協定意在抵銷中國因快速經濟增長帶來的巨大影響力。但在去年喧囂刺耳、充滿民粹主義情緒的大選期間,這一努力因未能得到兩黨選民的支持而無果而終。由於無法明確承諾會為美國增加額外工作機會,民主和共和兩黨一致否決了該協定,而TPP最大的批評者不是別人正是時任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唐納德·特朗普。競選期間,特朗普對中國展開了猛烈抨擊,經常以帶有強烈貿易保護主義色彩的言辭將其形容為魔鬼。

入主白宮後,特朗普政府在美國亞洲政策上缺乏一個清晰連貫的思路。相反,特朗普一直在為其"美國優先"理念大唱頌歌,這個曖昧不清、包羅萬象的口號囊括了他在內政外交上的一切想法。自當政伊始,無論是在亞洲的外交政策上,還是在其他任何領域,特朗普總統的行為都讓人完全摸不着頭腦。唯一明確可辨的似乎就是這位現任總統的反覆無常,包括他在推特上對同樣反覆無常的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出言不遜。

從他與台灣領導人蔡英文充滿爭議的通話這一點上來看,特朗普總統似乎對亞洲地緣政治的複雜性知之甚少,或者他根本就是連最基本的事實都還搞不清楚,如不容更改的"一個中國"政策。令很多美國人更加憂心的是,特朗普對於推動自治、新聞自由、尊重人權等民主原則毫無興趣,而這與美國幾十年來一貫奉行的對華政策背道而馳。

特朗普政府對於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反應也是自相矛盾。"一帶一路"倡議是一個旨在復興歷史上的"絲綢之路"、耗資900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這種矛盾凸顯了困擾特朗普治下美國國務院的管理混亂與領導力真空。

在該倡議最強力的推動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指導下,"一帶一路"已於今年10月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被寫入了中共黨章。我們很難低估"一帶一路"倡議的雄心壯志:計劃連接超過60個經濟體,其國民生產總值規模佔世界經濟總量超過四成。發軔於四年前的"一帶一路"倡議計劃在橫跨亞太、中亞、中東和非洲的廣大區域建立數十個機場、鐵路、公路、管道、港口、電廠及其他大型基礎設施項目。

而特朗普政府對於"一帶一路"倡議的反應一直是自相矛盾,而且這些表態常常都不是經由國務院發佈。

2017年5月,特朗普派出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代表團出席了在北京召開的首次"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6月,中國宣布特朗普政府願意與中國就"一帶一路"倡議進行合作,中國甚至暗示美國正在考慮通過亞投行為倡議項目提供部分資金。這將極大背離奧巴馬政府在"一帶一路"倡議上的立場,因為前任美國政府拒絕加入亞投行。

而在9月晚些時候與印度官員舉行會見後,美國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似乎確信,作為"一帶一路"倡議一部分的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穿越了"爭議領土",因此美國應採取措施抗衡“一帶一路”。10月3日,馬蒂斯在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表示:"一個全球化的世界有很多條帶與很多條路,沒有哪個國家有權規定何為'一帶一路'。"這番晦澀冷淡的表態或多或少成為此後其他美國官員效仿的對象。

美國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出訪印度期間的正式表態也採取了相似立場。他甚至暗示,"在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項目和融資計劃上,很多印太國家擁有的選項都很有限"。雖然並未明確表示,但蒂勒森似乎在暗示,美國應當為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提供更多融資選擇。

在其備受期待的11月亞洲之行期間,特朗普表示他或許會與日本合作推出一個基礎設施開發投資機制,作為亞投行的競爭對手。然而,當他本人到了北京之後,特朗普總統基本上一直都在積極配合東道主的公關日程安排。

現在仍不清楚美國將出台何種措施——如果這些措施果真存在的話——來抗衡習近平的全球面子工程。也不清楚這些措施將如何契合特朗普包羅萬象的“美國優先”議程,除非這些措施原本就是為了成為中國領導全球化進程的眼中釘。

金融分析師們對於"一帶一路"倡議中很多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是否真的值得中國或其夥伴國進行投資表示懷疑。為了憑藉"一帶一路"倡議擴展其在全球的經濟勢力範圍,中國似乎願意承受短期損失。一些急切的發展中國家為了上馬項目似乎非常樂意背負巨額貸款,這令批評人士指責中國在把"一帶一路"項目貸款"武器化"。頗具諷刺意味的是,一些西方分析人士還指責中國推行新殖民主義。

例如,12月早些時候,斯里蘭卡與中國簽署協議,將位於南部的漢班托塔港以99年的租期租借給中國。一些批評人士稱,這與當年英國租借香港別無二致。漢班托塔港耗資高達13億美元的船運中心於七年前投入運營,其大部分融資來自中國國有企業貸款。但斯里蘭卡政府未能從這個項目中獲益分文,因此不得不將部分所有權轉讓給其中國合作夥伴。

特朗普政府當前建立一套貸款系統為該地區發展中國家提供融資的計劃或許會令這些國家受益,因為作為亞投行的競爭者,這套系統將提供其他融資選擇。然而,特朗普是否能將任何政策建議落到實處才是最大的疑問。

請瀏覽「中美聚焦網」網站閱覽原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