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國機制是危險的信號

2018年02月20日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吳正龍

近來,美日外交當局高層紛紛表態,呼籲建立美國、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四國機制,深化四國"印太"地區安全合作,同時向本地區國家提供基礎設施建設"另類融資模式"。

在訪問印度前,美國國務卿蒂特森在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發表貶中褒印演講。他給印度大戴"高帽子",聲稱美印有共同的民主價值觀和共同願景,願與印度發展100年戰略關係。他指責中國沒有像印度那樣負責任,甚至有時在南海等地破壞國際秩序,要與印度合作不使"印太"地區"成為一個混亂、衝突和掠奪性經濟的地區(暗指中國在該地區進行經濟掠奪)",並提出構建四國機制的設想。

美國負責南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艾麗絲•威爾斯在陪同蒂勒森訪印後告訴記者,華盛頓近期正準備舉行工作級別的四方會談。這一機制將建立在美印日三方關係之上,將設法為尋求基礎設施建設與經濟發展的國家尋找替代方案,"不包括掠奪性融資和不可持續的債務"。

四國機制尚在醞釀之中,有關各方對這個機制的細節仍持不同看法,但就美國而言大體輪廓已經定形:四國機制是以美日印三邊對話機製為基礎,吸收澳大利亞參加,參與方從三國擴大到四國,並有可能最終建成"有相同價值觀的國家聚集在一起的"全球性機制;該機制關注的重點從地區安全,如聯合軍演、防務合作、武器銷售等擴大到地區經濟,特別是基礎建設融資和創造就業,雖沒有點名,但矛頭顯然直指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

自從習近平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之後,沿線國家熱烈響應。目前,與我國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的國家和國際組織已達69個,所謂"掠奪性融資和不可持續的債務"謊言不攻自破。除亞歐國家外,非洲、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等國也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共建"一帶一路"的"朋友圈"越來越大。

這引起美國等國家的焦慮和不安。為牽制中國的發展,美國試圖利用"價值觀外交",以四國為基礎力量,逐步構建一個橫跨"印太"地區的戰略聯盟。四國機制是零和博弈、冷戰思維作祟的產物,將向國際社會釋放一個危險信號。

自特朗普上台之後,美國政府着力解決朝核和經貿問題,淡化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競爭,中美關係總體上保持穩定和務實發展的態勢,對地區和平與穩定發揮了積極作用。而四國機制的引入將重新聚焦兩國地緣政治博弈,惡化兩國戰略互信,削弱兩國務實合作的框架。這將有損中美關係發展,也會對地區和平與發展產生不利影響。美方在特朗普總統訪華前夕提出四國機制的設想,選擇的時間點意味深長,值得高度重視。

分析人士認為,對於四國機制,美國寄予希望,但受種種因素制約它走不遠。

一來,畢竟時代變了,今日"印太"非昔日"印太"。越來越多的地區國家認識到,奧巴馬"亞太再平衡"戰略就是讓它們互爭,而美國坐山觀虎鬥,趁機大肆兜售軍火,坐收漁翁之利,令地區局勢持續動蕩和緊張。特朗普上台後相繼退出TPP和巴黎氣候協定等國際多邊協議和機構,使美國信譽受損,主導地區事務能力下降。現在美國在本地區講話的份量已經大不如前了。

二來,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下先手棋,在東南亞、南亞和中亞謀篇布局,深耕細作,已取得重要的早期收穫。四國機制要與中國展開博弈可能為時已晚。

三來,印度未必願意綁在美國戰車上,充當美國對華政策的馬前卒。在蒂勒森訪印後雙方會見記者時,印度外長斯瓦拉吉對四國機制語焉不詳,卻重申反恐是當前兩國合作的首要任務,並大談美國放寬印度技術人員赴美簽證的必要性。印度外交左右逢源,八面玲瓏,到處獲得好處,靠的是戰略自主,如果一頭倒向美國懷抱,成為其附庸,好日子恐怕也到頭了。這樣的賠本買賣印度是斷然不會做的。對印度來說,維護與中國的睦鄰關係是必須的,洞朗事件的和平解決便是明證。

四來,澳大利亞對圍堵中國的做法十分謹慎。澳方是安全上靠美國,經濟上靠中國,在中美之間搞平衡是其外交的最大公約數。中國是澳的最大貿易夥伴國,搞壞對華關係不符合澳大利亞的根本利益。

請瀏覽「中美聚焦網」網站閱覽原文

資料提供 圖片:中美聚焦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