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中國經濟要“迎戰”六大難題

2017年01月13日

2017年01月13日

未來中國經濟要“迎戰”六大難題

徐洪才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

國家統計局10月19日公布了今年前三季度國民經濟運行情況。筆者總的看法是,目前中國經濟總體呈現回穩向好的積極態勢,但未來面臨的挑戰亦不容忽視。

中國經濟總體呈現回穩向好的積極態勢主要表現在:

一是總體穩定向好,服務業表現亮眼。

國家統計局的總體判斷是:穩中有進,穩中提質。正如其所言,我國經濟運行水平確實比較平穩,9月份PPI同比轉正,增加0.1%,較上月提高0.9個百分點,擺脫了54個月負增長,意味著我國工業生產已擺脫通貨緊縮困境。

近年來,服務業成為中國國民經濟第一大產業和就業第一主體。今年前三季度服務業繼續保持平穩較快增長勢頭,增速為7.6%,前三季度增速較上半年略有提升。

中國工業生產總體好轉,主要是外部原因,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拉動企業利潤和增加值增長,促進了相關行業發展。當然也有副作用,因此去產能工作也遭遇一定的干擾,因為價格上漲後,日子好過了,去產能的迫切性就不那麼突出了。同時,就業情況表現比較亮眼。

但是,外貿總體呈現負增長,這與全球外貿不景氣密切相關。不過更客觀地看,1-9月外貿環比增長較為平穩,而且下降幅度有所收窄,因此所佔全球市場份額上升。另外,過去幾年中國貿易順差不錯,去年和前年都是6千億美元,今年預計也接近這個數字。

二是資本流出波瀾不驚,經濟增長定力十足。

國際收支方面,去年年底,資本賬戶逆差佔GDP的比重出現新高,接近6%,但今年情況已有所收窄,說明今年以來中國對匯率預期管理以及對市場調控都是可圈可點的。相比之下,其他非美貨幣對美元貶值則非常嚴重。總體看,從去年底提出加入SDR到今年10月正式加入,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的貶值幅度依然在可控範圍內。資本流出波瀾不驚,也體現了經濟比較穩的一面。

同時,新的消費成長較快,像旅遊消費、信息消費、養老健康、文化消費、體育消費等,對經濟拉動作用也在顯現,總體體現出了結構優化、質量提升等積極態勢。

能源消耗指標有所下降,鋼鐵、煤炭行業去產能均達到預期效果。另外四線城市房地產庫存持續下降。

此外,補短板這方面也有進展。G20杭州峰會以後提出5000億元補短板,都有助於經濟結構調整,對未來可持續發展有積極意義。

但不容忽視的是,未來面臨的六大挑戰也非常顯著:

一是年底美聯儲加息勢在必行,可能對中國經濟運行產生很大的外部衝擊風險。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對人民幣貶值進一步風險還要觀察。

二是國慶節期間房地產針對性調控政策十分有效,避免了一場潛在金融危機。短期問題解決了,但是市場出現萎縮,未來對消費和投資都會有負面影響。房地產對今年GDP增長的貢獻,筆者認為最多只有0.5個百分點,明年經濟增長受房市拖累的下行壓力加大。

而且,房地產局部過熱被控制住,對地方財政收入也會產生較大影響。今年7月,4600多億元信貸資金幾乎100%流入居民部門,即房地產業。8月份,9千多億元信貸資金差不多70%以上流向房地產行業。到9月份,1.2萬億元信貸資金,只有接近50%流入房地產業,或者說流到實體經濟中的資金已經上升到50%。這說明最近幾個月對房地產調控,引導資金流向實體經濟的政策是有成效的。

但是,地方政府整體支出責任在增加。在經濟下行時人們都希望政府發揮更大作用,因此將來財政收入矛盾會更加突出。

三是民間投資進一步下滑趨勢目前雖然有所遏制,但是回升並不容易,目前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要真正落地還面臨較大的挑戰。

四是信用風險。債券市場違約頻發和銀行壞賬增加,應該引起高度關注。

同時,加工貿易轉移到東南亞其他經濟體,國內相關產業面臨空心化的危險,這對於未來產業發展十分不利。如何重振外貿,向全球價值鏈高端邁進,需要認真研究。

五是今年上半年中國城鄉居民收入增長實際低於經濟增長,這對於經濟收入分配結構會產生負面影響。其中,城市居民收入增長僅為5.8%,這對消費也將產生一定的影響。

最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無論是去產能、降槓杆,還是市場化債轉股操作,要防止出現新一輪的國進民退現象。前三季度,政府基礎設施投資佔主導地位,民間資本佔比不高,投資結構出現惡化,這種情況要引起高度關注。

總之,筆者認為未來經濟平穩增長仍然值得期待,但第四季度經濟增長或許有所下降,增速大概在6.6%左右,全年平均下來仍然是6.7%。如果短期穩增長政策、長期結構性改革政策能得到落實,明年經濟增速預期應該在6.5%以上。

請瀏覽「中美聚焦網」網站閱覽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