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盟友改變隊形

2017年02月09日

東南亞盟友改變隊形

薩賈德•阿什拉夫 (新加坡國立大學)

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宣布,他上任第一天,美國就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從而令協議胎死腹中。這個在奧巴馬總統任內談成的12國貿易協定專門將中國排除在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沒有美國作靠山,TPP就失去了意義。

今年4月(編者按:原文刊登於2016年12月14日),美國國防部長卡特訪問印度和菲律賓,啟動新的軍事協議,擺明美國決定依靠軍事力量來對抗中國在東南亞地區日益增加的影響。海牙法庭對南海問題作出裁決後,中國似乎被逼到牆角。美國高喊反華言論之際,中國保持著一如既往的冷靜。

到12月,東南亞似乎變了天。在營建與美國公開支持的、在南海問題上持反華立場的國家關係方面,中國取得重大外交勝利。

美國把菲律賓建成對抗中國的堡壘,抵制中國在南海的主權主張的希望,如今顯然已經破滅。越來越多的國家意識到,這個世界並非一個所有國家都要對美國惟命是從的美國半球。羅德裡戈·杜特爾特總統領導的菲律賓新政府,其所作所為與美國的期望恰恰相反。出於對地緣政治現實的理解,菲律賓已經決定和平解決與中國的爭端。

菲外長佩費克托·亞賽表示,不存在中國支配菲律賓的危險。而且,被“白人老大哥”(美國)控制的經曆讓這個國家決心再不允許“任何國家欺負我們”。

由於迫切需要發展資金,而美國又無力提供,杜特爾特先生10月份首次出訪來到中國,宣布“是時候對美國說再見了”。這讓世界大吃一驚。他中止了聯合軍演,也就是與美國在有爭議的南海進行的聯合巡航,並要求美國軍事顧問撤出麻煩不斷的棉蘭老地區。杜特爾特先生從中國帶回90億美元軟貸款。釀成積怨的斯卡伯勒淺灘(黃岩島)主權問題被擱在次要位置,菲律賓漁民又重新返回那裡以打漁為生。

四面楚歌的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拉紮克,由於美國指控他從國有1MBD公司洗錢而被深深刺痛。在杜特爾特訪華後兩星期內,他也訪問了中國,他還奉勸前殖民大國停止對年輕國家進行說教。

納吉布訪華期間,馬中宣布兩國海軍將在雙方有主權爭議的南海加強合作。他同意通過一項“里程碑式的”軍購交易從中國購買軍艦。據報道,納吉布贊同中國總理應通過雙邊對話解決南海問題的提法。

他回國時也帶回中國340億美元投資承諾。人們普遍預計中國還將贏得吉隆坡到新加坡的高速鐵路合同。

美國在人權問題上指手畫腳,也使其條約盟國泰國與美國的關係受挫。鑒於2014年軍方接管政權,泰國如今宣布計劃購買中國潛艇,並開始同中國舉行聯合軍事演習。

由於多數東盟國家在南海問題上選擇與中國對話,美國通過地區國家遏制中國的政策正在瓦解。

在美國,在特朗普宣布退出TPP之前,面對國會反對,奧巴馬政府已經放棄爭取讓即將卸任的國會批准TPP。

美國拋棄作為其亞太戰略基石的TPP,將削弱美國的威望,削弱仍希望與美國合作制衡中國崛起的國家的信心。

中國有財力,有理智,更有“一帶一路”形式下的願景。通過“一帶一路”,中國希望亞洲、歐洲和非洲數十個國家結成共享經濟關係。“一帶一路”概念及其“海上絲綢之路”大動脈,已經引起了地區決策者們的憧憬。

較小國家現在意識到,中國提供的資金和經濟合作正是它們社會發展所必不可少的。美國總是強迫合作夥伴作“要麼站在我們這邊,要麼反對我們”的選擇。這些較小國家歡迎美國的技術,但不想成為美國對付中國的代理人。美國要明白,地區周邊鄰國必須遷就大鄰居(中國)的利益,否則就不會有地區和平。面對變弱的美國和隔壁上升中的中國,它們選擇了與中國發展互利關係。

對那些加入美國主導協議的東南亞國家來說,這是它們反思自己政策選擇的時刻,而這讓它們投向更穩定的中國,而非不靠譜的美國。

請瀏覽「中美聚焦網」網站閱覽原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