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已死,接下來會怎樣?

2017年01月06日
2017年01月06日

TPP已死,接下來會怎樣?

休•斯蒂芬斯 (加拿大亞太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唐納德·特朗普被選進白宮,奧巴馬政府最終還是接受了這件躲不過去的事,而且宣布在“跛腳鴨”階段的最後日子裡,不再推動“跨太平洋夥伴關系”(TPP)。從美國的角度看,TPP已死。對於TPP其他11個夥伴國來說這一宣布令人失望,但屬意料之中,因為特朗普和希拉裡·克林頓都反對TPP。日本已經通過TPP法案。TPP在新西蘭議會正等待通過。在加拿大,接手上屆政府TPP工作的自由党正進行有關聽證,不過雖然反對派因此得到更多在媒體上曝光的機會,但聽證實際上只是一種拖延手段,為的是等華盛頓那邊的事情更加明了。

由於美國不打算也不願意批准今年2月簽署的這份協議,除非改頭換面,否則這份協議已經不可能繼續朝前走。根據現有規定,12個初始成員中至少有6個成員(占全體成員GDP的85%)批准,協議才能生效。美國和日本占到成員國GDP的80%(其中美國占62%),因此美日兩國都有否決權。沒有美國,其他11國是否願意繼續推進TPP值得懷疑,因為許多成員國的主要目的就是獲得排他性機會進入美國市場。

那麼,美國和其他TPP國家的企業和出口商還有什麼選擇呢?多數其他TPP成員不會在一棵樹上吊死。澳大利亞、新西蘭、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文萊和日本是談判中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RCEP)協議方。RCEP包括東盟10國和日本、中國、韓國、印度、澳大利亞、新西蘭。智利、秘魯和墨西哥是新成立的太平洋聯盟(PA)成員,該聯盟致力於拉美地區的貿易自由化。同加拿大一樣,墨西哥也是美國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夥伴。不過作為NAFTA成員近來可謂提心吊膽,因為特朗普揚言要修改或廢除這份實施了20載並對3個夥伴國都有益的協定。

TPP談判被指責是在幕後秘密進行的,實際上RCEP也是如此。雖然最後協議達成之後,TPP文本已經公開,但RCEP的條款依然模糊不清。人們普遍認為,根據東盟國家與東盟集團6個主要貿易對象國之間的雙邊協議,RCEP降低貿易壁壘的雄心和效果都比不上TPP。不過,除了貨物貿易,RCEP還包括服務貿易、投資、知識產權、競爭政策、爭端解決和技術合作,而且它納入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除了敏感產業不可避免地成為例外,以及部分產品需要循序漸進,這份協議完成的時候,會形成一個涵蓋全球45%人口、GDP總量達22萬億美元、貿易額占全球40%的優惠貿易區。這將是世界上最大的貿易集團,而美國只能站在圈外看著。

對在該地區開展業務或出口的美國公司來說,要打入RCEP圈子,就會產生更多外包業務。正如新加坡亞洲貿易中心的評論:

“希望保持競爭力的公司,特別是在出口市場開展業務的公司,現在必須加倍努力。沒有了貿易優惠,這些公司在亞洲或歐洲的競爭對手面前就會處於劣勢。特朗普一直抱怨的工作外包會變得更多。想利用亞洲RCEP之類政策獲益的公司必須在亞洲設點,以便為這些增長迅速的重要市場提供商品和服務。”

當然,這一結果與特朗普想要的恰恰相反。

TPP本應(與RCEP和太平洋聯盟一道)成為通往更大的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的路徑之一。這個龐大的區域性協議將整合並放大其各個組成部分的益處。中國一直把FTAAP作為終極目標來推動,亞太經合組織(APEC)甚至同意由中國和美國共同主持“戰略研究”,探討TPP和RCEP的兼容互補之道。雖然FTAAP會把中國納入一個更廣、想必也更嚴格的條約,但美國仍願意先關注TPP,它可以是任何更大型貿易協定的組成部分。通過這種手段,可以獲得先動優勢,為FTAAP設置規矩。從投資爭端解決,到知識產權、環境和勞工標准,許多美國產業就可以在諸多領域受益於貿易壁壘的降低,受益於規則的更加透明。但此戰略不複存在了,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是如此。

這裡存在的一個風險是,美國會被人看成是背棄了亞洲,而中國將推動RCEP的完成,使之成為區域內更廣泛貿易的模板。西半球國家面前將出現一個一分兩半的太平洋。

對在亞洲開展業務的美國公司來說,重要的是保持在該地區的積極存在,當新貿易集團出現時對它充分加以利用。如上所述,這也許意味著公司必須使它們的存在本土化。現有雙邊協議,比如韓國與美國、加拿大、智利簽署的自貿協定,對此會有幫助。隨著TPP垮台,加拿大有望恢複與日本的雙邊自由貿易談判,該談判在日本加入TPP談判時中斷了(日本已經與智利達成協議)。有TPP談判奠定的基礎,也許美國和日本是時候考慮達成一個雙邊協議。不過,貿易政策由特朗普制定,很難想象這會是被優先考慮的事。

由於增長放緩,中國自己正面臨經濟挑戰。北京在尋找促進經濟增長的辦法,比如“一帶一路”倡議和增加國內需求。特別是,如果特朗普仍不斷威脅要破壞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那麼推動RCEP取得成功(也許通過作出一些讓步來提供契機),就可以成為刺激經濟活動的另一種手段。在美國對亞洲的經濟承諾出現問題之際,它還可以確立中國對東盟的領導。

最後,從長期看,華盛頓需要重新確認其在亞太地區的貿易存在。雖然來自美國大選的反對聲音增多,但供應鏈是相互交織相互依存的,無法獨自運行。短期內,TPP胎死腹中使美國的出口和西方在亞洲的利益受挫,使美國和TPP其他各國公司、工人和消費者受挫。它將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評估並最終彌補這一損失。

請瀏覽「中美聚焦網」網站閱覽原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