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亚洲的挑战

2017年01月24日

特朗普在亚洲的挑战

理查德•加瓦德•海德林 - 菲律宾学者

特朗普这位地产大亨和争议人物不可思议地当选,让人们对美国的亚洲外交政策前景产生疑问。国家选出一位没有从政经验的总统,这在美国历史上是第一次。更有甚者,有人认为特朗普还是美国首位取得成功的民粹主义候选人。

这位候任总统喋喋不休的反贸易、反移民新孤立主义言论,以及不加掩饰的本土主义说辞,让友邦和敌国无比震惊,它们开始怀疑,华盛顿是否还会像二战结束以来那样继续支持国际自由秩序。

无疑,鉴于特朗普喜欢政策上模棱两可,并时常自相矛盾,现在预测他掌权后实际政策的准确走向为时尚早。其言论最终并没有转变为实际政策的可能性一直存在。譬如,胜选以来,他在一些关键竞选议题上的立场出现软化,包括不再以滥用职权名义起诉头号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

虽然如此,特朗普很大程度上仍被料定是一个不可预测的领导人。对许多亚洲人来说,他更像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谜团,尤其与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相比。希拉里在各种政治问题上与亚洲领导人有过广泛的交流。也因此,在游戏规则可能发生变化的权力过渡期内,美国主导的亚洲秩序面临着充满煎熬的不确定性。

像中国这种觉察到战略空子的对手已经着手行动,展示自己可以成为替代者,可以成为地区更可靠的稳定锚。这在新近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期间最为明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他的国家说成是经济全球化的新先锋。

各式各样的反应

公平地说,虽然特朗普的胜利很大程度上让人意外,但亚洲地区的反应并不一致。一方面,东北亚的主要盟友明显忐忑不安。在作为华盛顿亚洲同盟体系基石的首尔,特朗普将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的形势刚一明朗,韩国领导人就立即召开了紧急国家安全会议。

在日本,以往坚信希拉里会获胜的首相安倍晋三,拼命争取要与新当选总统见上一面。为让日本作好准备,加入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定,安倍耗尽大部分政治资本。他试图说服特朗普放弃对TPP的反对。

为了避免华盛顿最亲密的亚洲盟友产生不必要的恐慌,特朗普与日韩两国领导人举行会晤,再次向他们保证美国会继续履行对现有双边安全盟约的承诺。通过与安倍的会晤,双方建立起了某种融洽关系。

在印度,商界以及影响力日增的、亲近纳伦德拉·莫迪总理政府的印度人民党,都对特朗普当选表示欢迎。特朗普多年来与新德里的精英关系密切。

让人想不到的是,菲律宾强硬的领导人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在电报里额外表达了与特朗普总统重修近来受损的菲美关系的意愿。就在美国举行大选之前不久,杜特尔特颇有先见之明地任命特朗普在马尼拉的商业合伙人何塞·安东尼奥作为特使前往华盛顿。

杜特尔特政府希望特朗普在人权和民主问题上,特别是在马尼拉惹来争议的扫毒行动上不要那么强硬。这一行动已经受到即将离任的奥巴马政府的强烈批评。马来西亚麻烦缠身的领导人纳吉布·拉扎克和杜特尔特一样,曾经暗示要“重返中国”。他也期待恢复与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的关系。作为老朋友,据说特朗普曾经称这位马来西亚领导人是他个人“最喜爱的总理”。

特朗普给中国既带来机会,也带来威胁。一方面,人们担心他会继续遵循共和党总统们长期奉行的军事扩张。更可能的是,在美国的亚太地区军力建设方面,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顾问们要展示里根式的“以实力求和平”,特别是在南海这样的热点问题上要抑制中国的海上野心。

而且,除了声称“美国优先”,特朗普还不断威胁要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甚至威胁要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将导致两败俱伤的贸易战,也会给中国(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贸易的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战略上的不确定

但中国还是有机会。对特朗普的个性、判断力、经验以及全球秩序承诺的怀疑,促使越来越多亚洲国家为讨好北京重新考虑与华盛顿的关系。特朗普发誓要中止奥巴马经济上转向亚太的核心举措TPP,这使地区主要盟友,尤其是新加坡、日本和马来西亚大为失望。

对于特朗普威胁要废除这份雄心勃勃的贸易协议,日本领导人安倍公开表示遗憾。该协议旨在彻底变革亚太地区各经济体效率低下的产业,在各国之间开拓新市场和新的投资机会,最重要的,是限制中国在亚太地区迅速扩大的经济优势。而对安倍来说,“没有美国的TPP毫无意义”,因为“不可能重新谈判,而且这样可能破坏基本的利益均势”。

在最近的APEC峰会上,即将离任的奥巴马总统花费大部分时间让全世界对他的继任者放心,他保证,会全面实施他那个渐失活力的“重返亚洲”政策。这为中国开始行动提供了绝佳机会。包括菲律宾在内的美国传统盟友,都排队等待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双边会谈,习近平则公开表示,要警惕美国不断上升的反全球化民粹主义情绪中的“孤立主义和排外”。

更具体地说,习近平主张采取其他区域贸易制度,也就是所谓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RCEP和FTAAP在很大程度上被看成是北京主导的经济倡议,其目的是整合区域经济体之间不同的自由贸易协议。假若没有TPP,美国在这一地区就有经济上被弱化的危险,而中国不仅是几乎所有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也将逐渐成为基础设施和制造业投资资金的主要来源。

即将上台的特朗普政府将不得不应对这一易变的、竞争的、不确定的战略格局,这需要有耐心、有担当,并且有深入的了解。这也是为什么候任总统非常有必要组建一个精干成熟的亚洲顾问团队,帮助他在必要的转变和必要的连续性之间寻找平衡。

我们即将看到的无论是一个务实的具备“交易艺术”的特朗普,还是一个比大选期间更盛气淩人更哗众取宠的特朗普,多数人预计,这位奥巴马的继任者将减少对那些多余的、旨在合作加强亚洲安全架构的多边区域机构的介入承诺。

特朗普政权面临的巨大挑战是安抚地区盟友,保证美国继续维护和提供该地区的国际公益,给予盟国坚定支持,并加强与亚洲的经济合作。倘不如此,美国就有可能永远失去它在全球新经济和地缘政治中心的战略立足点。

请浏览「中美聚焦网」网站阅览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