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形势重新布局

2017年09月12日

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院长严厚民教授

值此保护主义情绪弥漫北大西洋两岸之际,城大商学院院长严厚民教授撰文分析中国的「一带一路」发展策略何以能够通过利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促进欧亚大陆的互通与合作,中国又是如何出人意表地以全球自由贸易捍卫者的形象现身于国际舞台。

当前的全球化局面势必改弦换辙,重新布局。英国脱欧之期迫近,以及特朗普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都标志着于过去二百年来高举自由贸易旗帜的这两个国家已然改变初衷,保护主义行将取代自由贸易,成为新的口号。在全球化进入新时代之际,另一教人意外的是,捍卫自由贸易的火炬正交到中国的手上。

欧洲正处于变化的局面。欧盟四大自由──商品、服务、资本和人员这四大自由流动,对于英国人民而言,是过犹不及。在这个欧洲大陆上,国家之间经济发达程度迥异,四大自由中的第四个,即边境开放的现实,最终被英国以极震撼的脱欧公投严辞拒绝了,欧洲其他国家的人民会不会以英国为榜样,仍须观望欧洲各国今年的选举结果。

围墙 vs 开放市场

在大西洋彼岸,特朗普总统要「美国优先」。作为新保护主义思潮的象征,边境围墙正在修建当中。彼得.纳瓦罗获委任领导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他所采取的战略就是重新检视所有现有的贸易协议,并将不可取的予以废除。这意味着美国将向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TPP) 说不,至少或需重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另一边厢,在一月份举办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力赞全球化和市场开放带来的好处。在英国脱欧当前,又遇上「美国优先」的混乱局面下,中国的「一带一路」(OBOR) 发展策略,彷佛化身成为了全球自由贸易的防波堤。

首趟从中国直达英国的货运列车

无缝物流是自由贸易的核心。2017年1月,英国首相文翠珊为英国脱欧一锤定音,翌日伦敦便迎来了首趟从中国直达英国的货运列车。这班列车历时18 天,走过1万2 千公里,经历两次换轨,途经哈萨克、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比利时和法国,最后穿过英伦海峡进入英国,带来了34个集装箱、价值四百万英镑的服装,并生动地印证着「一带一路」已经延伸到英国和欧洲大都会的心脏地带。直接接通中国和欧洲国家的铁路专线有14条, 这条路线仅仅只是其中之一。

互利共赢格局

「一带一路」的核心是以倡导欧亚互联互通与协作为目标的国家发展战略。在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发改委)于2015年3月发表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所使用的语言与特朗普常挂嘴边的保护主义口吻完全不同。这个倡议讲求的是合作互利,追求的是相互合作的「利益契合点」和「最大公约数」,从而充分发挥各方的智慧和创造力、优势与潜力。根据北京的说法,这是一种经典的互利共赢格局。「一带一路」能够培育协作关系,发挥各国在技术、管理和资源等各自的优势。总而言之,「一带一路」的愿景就是改革生产结构。中国高品质服务及资源将沿着「一带一路」流向各国,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为各方带来利益。

政府和民间资本合作

新丝绸之路背后的动力,来自经过实践检验的政府和民间资本合作 (PPP) 模式,这有见于各地大型项目大多以PPP 模式进行。根据证监会与国家发改委于2016年12月联合发布的声明,已成立至少两年的PPP 基础设施项目可通过发行资产抵押债券,进行融资。鉴于国内已有超过1万个PPP 项目,投资总额逾1.85 万亿美元,政府和民间资本合作模式势必于不久的将来在新丝绸之路中发挥重大作用。 

选择PPP 模式有几个主要原因。首先,PPP 是筹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资金与管理的卓越载体,其透明的投标机制有助筛选「一带一路」项目,而具体实施形式亦有多种,诸如 BOT (Build-operate-transfer,建造—运营—转移) 或特许经营等,可按不同项目的需要而定。其次,风险管理是PPP 模式极具优势的另一领域,由于政府在法律相关的风险管理方面较为擅长,而民间资本则在财务风险和运营风险的管理方面较为卓越,两者可互补长短。最后一点是,由于「一带一路」项目属长期性质,项目周期一般达20到30年,由政府充当担保人的角色,对推动项目成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由线变面的多元化走向

由于北美、太平洋地区和英国都面临许多不确定性因素,并有转向保护主义的趋势,因此, 以中国为核心的「一带一路」成为了国际贸易的主要增长点。中国正发挥现有优势去推动「一带一路」,事实上GDP 增长最快的国家中很多都位于「一带一路」走廊地带,而中国正正是这些国家的最大交易伙伴。除此之外,「一带一路」的欧洲终点地区也是重要的增长点,这也正是直达货运专列发挥作用的地方。 

然而,这绝非纯粹是一个展现「东方生产、西方消费」传统供应链系统的变奏。最近涌现的金融技术、推陈出新的物流系统、多管道行销应用,以及无所不在的电子商务,导致在生产营销过程中出现更多碎片化和多样化的需求。无论是生产,还是消费都正在走向全球化,这是一个由线变面的多元化走向。

制造业流失,真的带来损失? 

作为这个进程的一部分,旧丝绸之路沿线的许多国家正在努力自我提升,盼重新成为主要生产国。以处于南亚制造业领先地位的孟加拉为例,在过去六年,其年均GDP 增长超过6%,多达1.6亿的国民已经享受到强劲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好处。大量服装制造厂从中国迁移到当地,以贸易保护主义的思维看来,一定会将其视为对当前制造业大国的威胁。但中国真的为此而蒙受损失吗? 

作为世界最大的纺织原料进口国,中国拥有高度自动化的纺织品加工业,并且其产能更出现供过于求的状况。制造行业向孟加拉转移,实际上让中国的纺织品出口从中受益。中国得以释放过剩产能,加速制造行业朝向高增值行业的转型。从经典供应链的角度看,将生产制造过程搬到低成本国家,能够提升整个供应链的效率。与此同时,「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投资有助降低物流和贸易成本,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马歇尔计划

与1946年美国马歇尔计划和2014年欧盟容克计划这两个环球项目相比,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一带一路」?对于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马歇尔计划,坊间意见毁誉参半。有些人认为美国扮演了慈善家角色,帮助遭受战火蹂躏的欧洲重新站稳脚步。有些人则认为这只是个权宜之计,是为美国开创市场,因为这个计划只是将原有的工厂从军需品生产改为民用品生产而已。其中当然还有政治的考虑,就是在铁幕将要笼罩欧洲、苏联的扩张威胁迫在眉睫的时候,建立一个西方民主阵营。马歇尔计划通过提供金融、技术和设施等支持,强化了美国对欧洲的领导地位,同时建立了很多国际性的制度和体系,并且一直沿用至今。这个计划为强化欧洲合作树立了榜样,并且被后来的欧盟奉为圭臬,直到今天,其影响力仍然存在。

容克计划

2014年出台的容克计划,背景则大为不同。这是一个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其设计初衷是释放政府资本和私人资本作为对「实体经济」的长期投资。经过七年的经济停滞之后, 此计划希望透过投资能源与交通运输基础设施,以及其他社会福利性产业,以推动欧洲经济。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计划似乎已取得积极成果:对实体经济进行战略投资的欧洲基金会已经成立起来,首18个月已有累计1383亿欧元的新增投资投入到27个成员国。至于中期作用现在仍未有定论,欧洲始终还未摆脱危机。希腊和西班牙的青年失业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数量庞大的叙利亚和非洲难民难以融入社会,对欧洲多元文化主义产生严峻冲击。展望未来,停滞不前的欧洲经济以及迅速崛起的民族主义政党,再加上甚嚣尘上的贸易保护主义,无不威胁着该地区的统一。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与马歇尔计划的区别在于前者并非针对危机而提出的。当然,中国经济在2009年后开始放缓,「一带一路」倡议可以视为振兴中国萎靡不振的国营企业的举措。「一带一路」与前两个计划的共通之处在于其雄心勃勃而又涉猎广泛,它覆盖了亚洲、非洲和欧洲的60多个国家,包括许多经济环境迥异的发展中国家。有见于资金对建设基础设施至为重要,中国已经设立了丝路基金及亚洲投资银行,以鼓励私营公司投资,促进政策、贸易、金融、资本,以至基建项目的流动,进而连通多国人民。新丝绸之路旨在扩大区域经济,以创造共赢局面。

长期PPP 协议

「一带一路」的动力来自政府与私营企业之间签订的长期PPP 协议,用以提供公共服务和发展基础设施。双方都共同承担有责任,也享有回报。一般由擅长于分析、创新、运营和风险控制的私营企业提供资金。此外,通过长期PPP 营运合约也能为政府解决公共基础设施维护不足的问题。

PPP 取得的成果令人印象深刻。到目前为止, 国家财政部已经批准了232个示范项目,总投资额达到8025.4亿圆人民币。已申报的项目有9285个,总投资额为10.6万亿圆。总体而言,私人资本的项目参与程度约为40%。

香港

因应前述有关PPP 的性质特点,香港必能在当中担任重要角色。香港具备行之有效的金融与法律体系,加上成熟的物流和零售服务行业,可提供卓越融资、法律谘询、物流后勤等多元化平台,支援PPP 项目。与体制较落后的国家合作,香港更可分担「一带一路」领导的角色。除此之外,城市大学商学院也将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新的公共运输物流PPP卓越国际专家中心将开发「一带一路」的研究项目、国际政策简报,分享PPP最佳实践,以及公共运输物流领域的PPP 国际标准。

商贸巨轮

有人说,一部犹太人的历史等于半部西方文明史,一部河南历史等于半部中国史,一部丝绸之路的历史等于半部全球一体化的历史。然而,丝绸之路并不只限于历史。新的篇章正在书写,在这个四分五裂的世界,「一带一路」的倡议、基础设施、贸易、金融和资本,润滑着世界商贸巨轮向前推动。与北大西洋保护主义潮流背道而驰的「一带一路」计划,有仍在增长的中国经济的驱动与支持,必将为全球的经济增长作出关键贡献。世界全球化形势行将重新布局,中国和丝绸之路国家将成为保证商贸之轮持续运转的关键轴心。

原文刊载于城大商学院《CITY BUSINESS Magazine (2017春季)》,请按此阅览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