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外长访京重新推动「一带一路」项目

2018年06月06日

尼泊尔外长到访北京,中尼双方同意优先推动运输与水力发电项目,并呼吁印度积极参与。

照片: 尼泊尔现有铁路不适合高速行驶,也无力处理大量货运。
尼泊尔现有铁路不适合高速行驶,也无力处理大量货运。
照片: 尼泊尔现有铁路不适合高速行驶,也无力处理大量货运。
尼泊尔现有铁路不适合高速行驶,也无力处理大量货运。

中国与尼泊尔最近进行了高层会谈,成果甚丰,为两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规划已久的合作项目注入新活力。尼泊尔是个内陆国,至今经济发展仍然非常落后,有机会成为「一带一路」框架下最大的受益国之一。「一带一路」倡议由中国提出,是个远大的国际基建发展及贸易促进计划,然而近年由于政治、物流及合同等种种因素,某些方面进展受阻。

今年4月,尼泊尔外长贾瓦利(Pradeep Kumar Gyawali)到访北京,与中国外长王毅会谈,双方就两国合作向前发展的策略达成共识。未来数月,双方的「一带一路」合作项目有望加快推进,其中酝酿已久的中尼印铁路更可能是优先项目。这条铁路连接中尼边境的吉隆(Kerung)、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以及尼泊尔与印度边境的蓝毗尼(Lumbini)。

尼泊尔有2,400万人口,北邻中国,南接印度,位处两大经济体之间。凭着这个地利,尼泊尔大有潜力吸引中国在当地投资发展基建。这一点对尼泊尔特别重要,因为目前该国的道路、铁路和航空资源严重不足,即使处于便利位置,适合作为贸易中转地,也无法处理庞大的货运量。

讽刺的是,尼泊尔的地理优势却也成为汲取中国投资的绊脚石。尼泊尔向来十分依赖印度提供的经济及国防支援,但是印度对涉及「一带一路」的事务大多抱持抗拒态度。因此,尼泊尔长期在政治和经济上采用边缘政策,尽量争取外来投资,却又不会对「一带一路」作出毫无保留的承诺,以免令印度疏远。尼泊尔外长这次访问北京,中尼双方都呼吁印度积极参与「一带一路」项目,共同塑造尼泊尔的发展前景,事情的进展可能会有所加快。

去年,尼泊尔投资促进委员会批准了一项由中国投资、价值1.28亿美元的Super Sanjen发展项目,在尼泊尔北部的三井(Sanjen)兴建发电量达78兆瓦的水电站。此举可说是中尼两国重新承诺合作的征兆。根据协议,项目的牵头承建商中国港湾建设将拥有水电站的92%股权。

除了改善运输基础设施外,解决尼泊尔的能源危机也被确定为优先事项。上月,尼泊尔政府公布了中期能源策略,令这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中期能源策略的目标之一,是到2021年年底,国内发电量可达到3,000兆瓦,较目前水平增长300%。事实上,尼泊尔政府有更大的雄心壮志,目标是到2030年,发电量要提高至15,000兆瓦,其中10,000兆瓦用于满足国内需求,余下电力售予中国国家电网。

尼泊尔夹在中印两大国之间,如果没有其中一国或是两国的帮助,实在不太可能实现其产能目标。中国固然可以协助这个山区王国实现其水电开发计划,不过之前曾有能源项目在起步时出现状况,最广为人知的是发电量1,200兆瓦的布达甘达基水力发电站项目(Budhi Gandaki Hydropower Project),尼泊尔政府曾与主要承建商中国葛洲坝集团(总部设于武汉)签署谅解备忘录,其后却单方面取消协议。

贾瓦利北京之行十分成功,为尼泊尔新任总理奥利正式国事访问中国奠定了基础,也让一些被搁置的水力发电项目或得以重见天日和重新启动。奥利的亲中倾向较为明显,可能会重新委任原先与这些项目有关的多家中国承建商。

尼泊尔与中国关系日益紧密,印度会有何反应,尚待观察。印度政府应已注意到,中国目前在尼泊尔的投资总额达83亿美元,是印度投资额的4倍有多。对中国来说,政治和外交上的挑战,也许比已经签署承建的土木工程项目要棘手多了。

                                         特约记者 Geoff de Freitas 加德满都报道

评论